第十九章 第(1/1)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蓝书弘眯了眯双眼,勾起了一股不明所以的微笑对叶芃使了一个眼神后就走了出去。

蓝书弘语气中充满了可怜巴巴“子铭老师,我是不是很没用啊?连做个饭都能把厨房给炸了。”

白子铭满脸疑惑的看着蓝书弘‘做饭还能做出这么浓厚的烟雾,不知道还以为在打战呢!’



“冰蕊同学,你知道他们两个去哪里了吗?”

随着一阵门铃声响起“咔嗒”一声随着门被打开,白子铭被浓厚的烟雾熏到,不停的咳嗽。

当蓝书弘回到教室时已经上了大半节课了,他看都不看一眼正在讲台上讲的热火朝天的老师,直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子铭老师,是不是还在因为今天早上的事情而生气?”

蓝书弘故意把气息喷在他的脖子上,痒痒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要躲开。

叶朔看着叶芃的座位沉默了一会儿‘芃儿,就这么讨厌上课吗?’

白子铭不经意间看到了他身上受伤的伤口,又开始流出鲜血。

白子铭一下车就直冲回教室,在上课铃响起的最后一秒就回到了座位上。

叶朔对宁冰蕊点了点头“你先坐下吧,同学们翻开书,我们开始上课。”

白子铭刚出家门就发现门口停了一辆黑色的跑车,挡住了他的出路。

白子铭疯狂暗示自己不要生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白子铭在离蓝书弘比较远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一路上俩人都沉默不语。

宁冰蕊:“叶老师他俩经常逃课,你要是想找他们可能有点困难。”

一个虚弱无力的声音打断了白子铭的语言:“子铭老师,我有些晕血,你能不能借肩膀给我靠一下。”

蓝书弘察觉到他闪躲了一下,蓝书弘整理一下表情就把头重新抬了起来。

蓝书弘靠在白子铭的肩膀上闻到了浓浓的信息素散发着莓茶味。

‘既然你都提醒我了,要是我不做点什么,是不是有点对不起你的提醒?’

蓝书弘看出白子铭不想坐上来,蓝书弘挑了挑眉“子铭老师,要是不怕迟到的话,也可以不上来坐。”

蓝书弘向前走一步把头埋在白子铭的肩膀上。“你……”白子铭以为蓝书弘又要对他动手动脚。

“咳……咳……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呛?”

‘这信息素也太诱人了,好想把他标志了。’

白子铭用手指了指蓝书弘的伤口,声音温柔的问:“你手又流血了,不想包扎一下吗?”

等上到最后一节课,蓝书弘与叶芃还没回来。叶朔看着叶芃空荡荡的位置,转头看向班长。

下课铃一响,蓝书弘就把头抬了起来,看见老师前脚刚走,后脚就一堆人围着白子铭。

叶芃接收到眼神后就跟着走出去了。

蓝书弘看着白子铭温柔的帮别人解答问题时,莫名的感觉不爽。

白子铭刚想上前叫他挪一下位置,就看到蓝书弘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还用骨指分明的手指拍了拍旁边的座位,示意他坐上来。

白子铭不然自觉的皱一下眉头‘他上课都不听课的吗?难怪要请家教老师。’

蓝书弘低头看了一眼鲜血直流的手‘就这,这么一点血,我连眉毛都不带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