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第(1/3)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封煜将写好的方子交给一旁的侍从,听到动静朝门口这边看了一眼。

封煜看着乐池一脸茫然的表情道:“你不是在找我?”

乐池这才想起,自己一大早就在到处打听封煜,还被当场听到。乐池清了清嗓子:“对!”

乐池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人在找茬。场面一度很尴尬,乐池真的很担心万一这人在这个时候突然再来一句类似你的爱人阮公子这样的话。

乐池问完才想起昨晚和自己一样喝的烂醉的多半还有他一个。看了看守在洛北河房间的沈南霜,不由得反应过来。这人的目标从始至终都是沈南霜,这么一想乐池便自己解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乐池:“?”

“在想什么?”一道声音在乐池的耳边响起,由于太过贴近,呼吸可闻。那气息经过着耳朵,刺得乐池一个激灵,连背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乐池:“……”

“近段时间我都会住在封家,你可以直接来找我。”

“府衙,你

难道他现在就要对洛北河做些什么了?人可还躺在床上人事不知。不过离明如果真的要做什么也不至于自己亲自来吧。

封煜走到乐池面前:“何事?”

当时是乐池亲自将他送去了官府,必须去确认一下。

“乐池。”

它出现的地方,会让人梦魇,会让人生病发热,而且是单独的个体,那选取目标和符合的条件是什么?

那个孩子那么小,哪怕不是异世界的生物,如果此事真的与他有关那他也绝不是个善类。

本以为对方不会正面回答,或者是敷衍自己,没想到离明很是直接,他朝里面看了看道:“我来找这躺着的洛公子,没想到我来得竟不是时候,他竟然病了。”

“我现在知道了。”乐池是真的不知道封煜的大本营在大城,难怪封煜和洛正卿认识,都是一个地方有权有势的人,怎么可能不认识。乐池懊恼的拍了拍脑袋。

乐池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离明道:“哎,我差点忘了,你当然是和你的阮公子住在一起,我怎么能邀请你来我府上呢,是离某唐突了。”

封煜并没有问自己住在哪里,乐池心里还是有些微的失落。心里有点闷,乐池将其归咎于,这是被自己喜欢的角色忽略的小情绪。

“啊?”

“你现在是要去哪里?”封煜由着乐池动作。

那它能从中得到什么?人类痛苦的情绪,还是噩梦?

“沈姑娘对朋友一直都很仗义上心,离公子,大度又能让人依靠的男人最得姑娘的青睐了。”乐池对着离明眨了眨眼睛,便拉着封煜出来了。

“我没有告诉过你我之前就住在大城吗?”

回头却见是封煜在叫自己,他还没有在其他人面前直接叫自己名字过。

离明站在旁边就这样瞪着眼睛看着面前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仿佛自己不存在一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离明知故问的接话:“乐公子,那你如今又在哪?如果是客栈,不如来我这边住,我们还能一起喝酒。”

“你现在住在哪里?”对上封煜直直看过来的视线,乐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很大的压力,便开始解释:“……我还不知道你在哪里歇脚,昨天也没有说上几句话,不然我后面怎么找……”

“你怎么这么早来这里?”

乐池红着耳朵道:“你……离我那么近干什么!”

乐池深知对方反应越大,逗弄对方才会觉得有趣,就像逗弄小动物一样。如果对方没有什么反应,逗弄的人便也会歇了逗弄对方的兴致。乐池刚刚受到惊吓,一时间没有控制住反应才那么大,不想过多的引起这人的主意,乐池很快平复下来,恢复成平时的模样。

变态炮灰离明,今日又是一副伪装过后的漂亮公子哥的形象。他戏谑的看着乐池红得透彻的耳朵:“乐公子,你怎么如此敏感,我只是贴近说了一句话,你怎的脖子都快红了。”

乐池看着躺在床上还没有清醒的洛北河陷入了沉思,无论是他还是阮修在梦里都很痛苦。

乐池向前一跳,回过头来,是变态炮灰,大清早的他来干什么?

“大城封家。”封煜打断乐池直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