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1/3)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嗯……”

“说不出声就先不要说话了。”

可是,洛横一说伤口是无毒的啊。

“封煜……他怎么样?”

“他最近应是发热过一次,还未大好,此时受了伤失血过多,加上寒气入侵才会突然再次发热。处理一下伤口,喝几贴药慢慢调理便可。”

洛横一便未再多言,利落的帮封煜处理了那些伤口,只是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让乐池摸不着头脑的话:“你目前的身体状况倒是不宜饮酒过多。”

可能是因为受伤的缘故。

听见乐池的称呼,洛横一挑了挑眉,并没有说话。

乐池看着封煜好看的眉眼渐渐从虚影变成了两个,一会重叠一会分开,脑袋也开始发胀,一切来得过于突然。

这句话还未说完,乐池踩到什么东西,腿失力一个重心不稳往左摔去,封煜见势不对用力拉了乐池一把,两人便摔做一团。

不就是有心疾,乐池淡定道:“自然是知道的。”

“若是有毒,这些时间也足够毒性发作。”

封煜抓住乐池的手,勉力坐了起来,张嘴说了句什么,乐池只看到封煜漂亮的唇形一开一合,却没有任何声音。

“你……说什么?”

洛横一面无表情的走进来,看到两人的情况,皱着眉道:“你们不是去游玩,怎么搞成这样?”

乐池一一记下,侍从下去煎药。

不多时面前的封煜又变成了一块巨大的香甜的糕点,突然就觉得有点饿。乐池这样想着便觉得自己又亢奋、又疲惫,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封煜平时看起来也不是很强壮的人,乐池是真没想到会这么重。

“一言难尽,有劳横一公子了。”

乐池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满身伤痕的封煜,相比而言明明是他比较严重。

乐池见封煜站起来有点吃力,走过去扶着封煜,努力将其自身的重量往自己身上移:“你可以靠着我……这样可以……”

到了洛家的庄子,因这里荒郊野外,也没有医者,乐池正在着急,就见侍从不一会便带回一个人,这人还是一个熟人。

“一个时辰得有了。”

洛横一眼神古怪的看了乐池一眼:“你可知道你的身体状况?”

那就是无毒了,听到这里乐池放下了心。

他愣愣的将受伤的手伸出,给洛横一看了看,忍不住道:“我这伤口可是有毒?”

封煜这是没有力气发出声音?

“我们回来了,喝的药已经有人去煎了还没好,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乐池走过去,放了一块降温的冷毛巾到封煜的额头。

封煜点了点头,吃力的站了起来。

漂亮的唇形还在说着什么,眉头微蹙,这个样子都这么好看,乐池昏头昏脑的想。

乐池送走洛横一转回身,就看到封煜此时已经睁开了眼睛。

洛横一一手搭上乐池的脉,冷淡道:“你受伤多久了?”

此时封煜已经迷迷糊糊的了,凤眼眼位泛红,就这样安静的躺在那里。

“你先给他处理一下伤口吧,他帮我包扎一下便可。”乐池指了指旁边的侍从。

见乐池脸色泛着不正常的潮红,洛横一道:“你将手伸出来。”

本应该是凉爽的天气,乐池却一直感觉有点热,甚至热得感觉头脑都不太清晰,就像被罩着一层纱。

乐池本以为是封煜没有发出声音,直到眼前的封煜开始出现了虚影,乐池终于发现这好像是自己的问题。

乐池有点慌乱嘴里解释道:“对不住……我刚只是没有站稳……”

扶着封煜往回走,因为刚才下过雨,遇上湿滑,乐池走得很小心。

“没事,我们走吧。”封煜安抚道,“还要,麻烦乐池扶着我了。”

“我这只是看起来吓人。现在还不到晚上,怕是不会有人发现我们两人还没有回去,更不要说等人来寻。你现在状态不太对,我们必须尽快回去。你现在能站起来吗?”

乐池慌忙爬起来一看果然封煜的伤口又开始渗血了。



乐池听着洛横一的声音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