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看起来对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乐池想了下自己是从林中跑出来,对方没看到也是有可能,只是黑猫消失的也太蹊跷了。可现在对陌生人也不好细说,毕竟他还不够了解这个世界。乐池准备回青云山再去打听一下黑猫的事情。

阮巴震惊,阮巴不敢相信。要知道公子平时虽然温和有礼,但是却不是容易亲近人的性格。别人可能不知道,自己从小服侍公子可是知道公子是很不喜欢和人有肢体接触的。

刚刚被这个乐池小公子抱住,公子竟然都没有生气。现在更是要因为乐公子表现出害怕送他回家?我们这哪里是顺路,明明就是绕路啊。

“我叫乐池,能冒昧问一下你们是去往何地吗?”乐池踌躇着,最终还是恐惧战胜了理智,抱着一丝侥幸文绉绉的问道。

他并不知道自己仰着小脸,眼巴巴的可怜模样有多让人不忍心拒绝。

乐池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感觉心口怎么有点扯着痛,可能是久了没运动,突如其来的剧烈运动造成的。乐池这样想着突然听见对方的问话,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是被一直黑猫追到这里,再回头,那只黑色巨猫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无影无踪了。

乐池很想知道阮修在笑什么,正想问问。然后就被外面隐约的嘈杂声吸引了注意力。这个时间?乐池好奇的

“还没有决定落脚的地方,”阮修微微颔首,看了看天空截断了阮巴的话:“天要黑了,山中并不安全。乐公子这是要去往何处?”

阮巴带着一肚子疑问,一脑袋的震惊跟在阮修身后。

“不知公子为何如此慌张?”白衣男子说着似乎想要抬手,顿了顿不着痕迹的拿掉了乐池狐裘上的碎枝丫。

“我就住在这青云山的林中林山庄,不知道能否和你们同行一段?”乐池抬头看着阮修忐忑道。

感觉对方的温热的身体,乐池回神才发现自己还抱着对方。

“我……没事,谢谢。”乐池赶紧松手,拿开自己放在对方脸颊的手,尴尬的道了谢。

“这是我家公子阮修,我叫阮巴。我们途经此处,准备……”

乐池昏头昏脑的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张美人脸在轻轻的笑,乐池一脸懵逼这是哪里?这又是哪里来的美人?然后猛然想起自己穿书了。坐在对面的是路上被自己熊抱的阮修。

随着马车有规律的晃动,乐池渐渐的开始闭上了眼睛。

乐池一来,就找遍了整个青云山。没有叫封煜的人,更没有手背有疤的人。只知道身上常年有淡淡的药味,黑发墨瞳。甚至都没有更多的描写。

但这份静谧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被不远处的吵闹声打断了。

“正好我们要去青云山,我们可以一起。”阮修顿了顿,无视掉小侍从目瞪口呆的表情看着乐池道。

不远处就是他们的马车,乐池跟着阮修上了马车,马车上用具一应俱全。可能是处于一个较为陌生的环境,本就不善交际的乐池感觉有些微的不自在。乐池在离阮修不远不近靠窗的地方坐下。

天要黑了,要是等天完全黑下来,经过刚才发生的事情,乐池心有余悸也不敢独自上山。

“黑猫?这位小公子竟然怕猫吗?”一个含笑的声音响起,乐池这才注意到,白衣男子并不是一个人。说话的是旁边一个侍从模样的人。

要知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回去。自己从山上下来已经过了大半天,而回去至少要一个时辰。本来乐池只是来山下镇上踩下点,确定一下封煜会到的地方,没想到会遇上那只黑色巨猫,被其追击,耗费了太多时间。

白衣男人轻咳了一声侧目不赞同的看了侍从一眼。

衣服上有淡淡的药味,并且不是在青云山中!乐池心里一动猛然抬头,黑发墨瞳白衣,扶着自己的手苍白却有力,手背无暇,不是封煜。封煜的手背应该有条疤的。依旧不是封煜,虽然长得过分好看了。

“真是抱歉,我跑得太快没有注意到此处有人。方才有一只黑猫追我,你们有看见吗?”乐池觉得他们也太镇定了,不由得想难道他们都身怀异能,能徒手打赢那只巨猫吗?

还好对方也没有聊天的欲望,只让他好好休息一下,乐池心理庆幸着。车上温暖舒适,慢慢驱散了乐池被黑猫追击后那恐慌不安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