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乐池敲了敲门,不久便有人来开门,只见阮修已经身着寝衣,外面披了一件外裳,这是准备休息的意思?对方见是他微诧。

乐池怔住,他没有理解错吧?古人都这么开放的吗?不是,那身为主人我是要提供这个服务吗?可是自己这里这里也没有丫鬟什么的啊!早知道带上秋叶来了,乐池懊恼。

“你在想什么呢?”阮修见乐池一副苦恼的样子忍不住笑道,“我是想说我和乐公子一见如故,乐公子可否陪我说一说话。”

迎面而来室内炭火的热度轰走了浑身的冷气。乐池这才发现,阮修似乎是才沐浴过,头发泛着湿气,还未全干。衬着过分白皙的肤色,雪肤黑发,看着竟有一种病弱的错觉。

乐池这才突然想起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便道:“阮公子,住处可还舒适?有什么不便或是缺什么的话可以直接告诉我。”

阮修看着对方着急的小脸,静默片刻,“既如此,那便叨扰了。”

乐池心里有很多疑问,却并没有机会问出来。他也并没有继续久待,阮巴送药之后不久就找了借口回房了。

抿一口,杯中的液体经过舌尖先是尝到最开始的辛辣,入喉之后有点微微的回甜,最后流入腹中,轰然扩散全身,仿佛要驱走每个细胞的寒意。竟然意外的好喝,这味道应该不是秋叶准备的。

“当……当然是可以的!”为了掩饰尴尬乐池大声道。

天已全黑,想起自己看到的那些东西。乐池想着自己是万万不能做那过河拆桥之人的。之前乐池就在脑海中想好了1、2、3、4套挽留的说辞,可现在都没来得及用就听见对方要离开。不由得着急起来:“阮公子,天色已晚,你们路途也不方便。要不休息一晚,明日再走?”

阮修看着一脸满足的乐池,也在桌边坐下温声问道:“乐公子此时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一路上乐池再也无心关心其他,浑浑噩噩的就到了青云山林中林山庄的大门处。

然后身后温和清冷的声音把乐池的神思拉了回来:“既然乐公子已然送到,那阮某就先告辞了。”

乐池走到桌边,还没落座,阮修就已经在桌前斟了一杯温好的酒递给乐池,周到得让乐池有一种自己才是客人的感觉。

阮修不说话,直到看见乐池好奇看过来的眼神。沉默的看了会药碗,然后接过来皱着眉头一口喝掉。

另一边,乐池走后阮修的好心情不减,整个人都柔和起来。阮巴很是奇怪,今天明明事情都耽误了,公子却是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而且公子今天竟然如此爽快的喝了药?想起送药的时候看见公

阮修侧头淡淡道:“你先放在那里吧。”

乐池很想立刻抓住秋叶问问:秋叶你知道有吃人的植物吗?你看见过人这么大的黑猫吗?

阮巴老实巴巴的摇了摇头,“老太爷说过,一定要看着你喝的。”

不知道是不是沐浴后的原因,阮修看起来略带一丝慵懒,没有了白日的清冷。他微微抬眉回答:“房间很舒适也没有不周到的地方,”他一手握着酒杯仿若无意识的摩擦着酒杯边缘,一手懒懒的撑着头盯着乐池,“若说是缺什么的话,夜晚多寂寥,倒是缺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正在此时,阮巴端着一碗东西进来,边走边道:“公子药熬好了。”

乐池果断进屋。

晚间,乐池独自一人在房间吃饭,顺便思考人生。比如自己这奇奇怪怪的穿书,比如自己的任务是什么?比如为何1314迟迟没有再次出现。乐池思考着也没有理出个头绪,想着大概自己只能等待。

乐池见到这样的情形正在犹豫这是进还是不进,就听阮修道:“雪夜寒凉,乐公子进来说话吧。”

没一会,秋叶来告诉乐池已经安顿好了阮修他们。乐池想了想还是起身去了阮修所在的偏院。在走廊上就看见,稀稀落落的雪夜下,阮修房间的烛火还没有熄灭,果然阮修还没有休息。

乐池一下马车,迎面就看见秋叶着急忙慌的跑过来:“公子你不是说只是去转转吗?怎么现在才回来?急死我了!”

乐池本以为对方会再次拒绝,没想到,应承得如此之快?

乐池内心是感激阮巴的,要知道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