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好勒,您往这边走。”店小二并没有多耽搁,看阮修抱起了这姑娘便立刻转向里头。

阮修看着乐池上半身一身的新伤、旧伤默了默。手里动作没停,清理着伤口附近。待清理得差不多了,淡淡开口道:“乐公子明明不会武,为何竟总是受伤。”

这明明是生疏的言语,语气却透露着一点淡淡的情绪。

“把衣服脱了,”阮修直接对乐池说道:“你里面的衣服材质特殊,不然没法处理伤口。”

阮修看着对方这动作生疏的样子很是看不过去,直接端了温水先让乐池就着吃下了止痛药,然后将止血药就这样撒在了乐池露出来的伤口上。最后才用湿布巾轻轻按上去慢慢擦拭衣服和伤口凝在一起的地方。

“两边肩膀,”看了看对方严肃的脸,乐池接了一句:“其实伤口只是看起来严重,都是皮肉伤,有的血并不是我的。”

阮修便走过来,三两下帮乐池把外面的衣裳脱了下来,然后就看到乐池最里面那件衣服上面布满了裂纹。脖颈的位置直接缺了一大块,还有的甚至连在一起要断不断的,着看起来格外滑稽。其他开裂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两边肩膀的位置,甚至上面有几个圆圆的窟窿。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直接刺破的。

乐池却没有注意那么多,还在奇怪“总”是什么意思。突然就想起自己回收贪食草留下的一身狼狈痕迹也还在。咳了咳敷衍道:“可能是运势不好。”

“路过。”阮修并没有认真回答乐池的问题,而是转而问道:“除了脖子还有哪里有伤口?”毕竟,用眼睛他也分辨不出来。

乐池小小心的扯着前襟:“嘶……”那猫下手也太狠了。

阮修的脚步并没有停下,直接抱着乐池绕开他们急奔,一直到了一家此刻还燃着灯火的地方。这应该是一家规模较大的医馆,这大半夜的竟然还开着。

“这大半夜的,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乐池还是没有忍住好奇的问道。

“嗯。”乐池应着,便开始解外套的腰封。奈何自己受伤扯着痛,瞅了瞅站在一边的阮修。反正对方现在也无事可做便道:“阮兄,麻烦搭把手?”

皮肤真好啊,不过

阮修将绷带拿上凑近乐池,轻轻的将脖颈的绷带调整好适合的力度缠了起来。结束后以环抱的姿势将绷带绕过乐池的后背,开始处理两边肩膀到胸口的位置。

“去打点热水来,再拿块干净的布来。”阮修将乐池放在大堂的椅子上,看了看乐池脖颈的伤口,并没有分给店小二哪怕一个眼神。

面对阮修突然凑近的脸,乐池的心跳有一瞬间失了规律。可能是自己失血过多,乐池这样告诉自己。本想移开视线避免尴尬,却没有调得动自己的眼睛。

最后在阮修的帮助下乐池终于将这保护了自己的衣服的上半身脱了下来。

这么明显的敷衍,阮修也并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待给乐池将伤口处理好,就剩下缠绷带了:“乐公子自己可行?”

阮修将乐池放在一张床上,将布放下。这时已经有人利索的端来了炭火盆。

这时,小二端来了热水和布巾。阮修将干净的布巾浸入热水,擦拭着乐池伤口的周围。乐池的衣服和伤口挨着,一部分血凝了,将两者凝在一起分不清究竟是肉还是衣服。

里间很多床并排放着,每张床只见有1米左右的空隙。中间有屏风挡着,屏风中间是两块垂下来的布。这样一面墙、两扇屏风、两块布,便组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

阮修伸手想要将布料撕开,却发现最里面的这件并不是寻常布料,再用力恐怕会伤到他,便回头对店小二说:“带我们去里间吧,再端盆炭火过来。”

那在门口柜台的人打量了面前的两人一眼,立刻麻利的在架子上拿了几样东西放在托盘上。另一人接过迅速的端了过来,对着阮修殷勤的道:“公子这姑娘是伤到哪里了?这是外用的止血药、绷带和内服的止痛药。您看看还需要点什么,尽管告诉小的,小的立刻给您送来。”

阮修眼神复杂的看了乐池一眼,并没有说话。

乐池虽然自己动手会拉扯到伤口,其实一个人的话就算不行也得行。可这不是还有个人呢嘛,自己何必去受那个痛呢。便直接道:“还是劳烦阮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