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洛兄为何一大早出现在这里?”乐池左右看了看,确实是昨晚的医馆。

“哦?”乐池明知故问,看来昨天谁都没有发现他和阮修。

“那男子剑法凌厉,出手很辣,直接将那贼人削得今后都不能人道,最后送交官府了。”洛正卿仿佛是想到了当时的场景,一个激灵。

“昨夜我们擒住了那贼,去了他的院子却没有找到你。就看见满床的血了。很是担忧,抱着一丝可能想着是不是你自己回去了。去你落脚的客栈也没有找到你,就打听了这地儿的医馆,一路找来,这才找着你。”洛正卿边笑着,边打量着乐池。

不管洛正卿信还是不信,乐池先转移话题:“那贼人最后怎么处置的?”毕竟要在对方走之后醒,乐池也不能明说知道那人是叶旻,只能先套套话。

男子突然感觉自己能动了,手一个失力拿不住酒壶。手中的酒壶“啪”的一声落在地上,在着寂静的夜里咕噜噜的滚了一圈,挨在了对面人的脚边。男子哆哆嗦嗦的慢慢抬起头。

洛正卿听乐池如此说果然便大笑了起来,笑完开口道:“我问了这的大夫,说你这都是些皮肉伤,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够狠的啊,不过原著不是直接弄死了吗,怎么这变成送官府了?想到这里乐池突然就想起昨晚看到画面:洛正卿一直看着怀中的温婉儿。虽然看不清当时他脸上的表情,但在女主在场但情况,那绝不正常。

那苍白的手仔仔细细都从男子的眉毛摸到眼睛、摸到鼻梁、再摸到嘴角。边触碰着,一道阴阴柔柔的男声响起:“公子好生的福气啊,这眉眼、这鼻梁、这嘴,我好生喜欢啊……”

乐池不知该怎么说便胡乱编了一些混着事实回答:“不知为何,昨晚我竟直接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那个院子里。可能对方发现我不是温姑娘,掳错了人,便扔下我走了。然后就遇到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动物从窗户爬了进来,我和那动物搏斗之后,它负伤跑了。那床上的血就是那动物和我的,我出来后发现外面院子里面也没有其他人。正好遇到了一个朋友,见我受伤就把我送了过来。”

一束光划破了黑夜,天空破晓,即将驱散黑暗。

一只苍白的手缓缓覆上了男子的额头,是冰冷浸骨的触感。在这空无一人的街道,有点渗人。男子感觉那人的手在自己的脸上慢慢的摸索着什么。一个激灵,直接将因醉酒昏昏沉沉的脑袋都吓得清醒了。

乐池看对方神色怎么看怎么不对,就像极力忍着笑意,想起昨天自己一直很被动也没有来得及收拾,还是梳着这边的女士发型。脸上虽然昨天胡乱擦了一把,也不知道那些口脂腮红抹掉了没,便是没好气的说:“你想笑就笑出来吧。”

乐池实在是忍不住,作为一个吃瓜群众。这瓜就在眼前,怎么能忍住不吃?乐池豁出去了:“洛兄是否对温姑娘有好感?”乐池问得格外含蓄。

男子走着走着,不想就撞到一人。满腔对世事的愤恨不满无处发泄,正好遇到一个发泄口。他准备将手中的酒壶扔过去,抬头便要怒骂。可骂声还没有出口,就发现自己突然就动不了了。

洛正卿却没有避嫌:“洛某,对婉

“看来昨晚还挺热闹,不止乐兄在晚上遇上了朋友,我和沈南霜追击那贼人的时候,也遇上了一人。”洛正卿说到。

乐池不着痕迹的打探:“温姑娘没有出什么岔子吧?”

乐池侧耳一听,果然外面的吆喝声和说话声,隐隐约约的传来,格外的热闹。

乐池因为最近经历的事情比较多,比以往更加敏感。迷迷糊糊的还没有完全醒来,便感觉身边有人,受惊之下“哗”的一下坐了起来。

“当然是因为你,不过现在可不是早上,”洛正卿指指外间:“已经晌午了。”

就看到洛正卿竟然坐在床边,一瞬间乐池有点懵。

一男子在这擦黑的黎明中东倒西歪的往前走着,边走边喃喃着什么“空有抱负……名落孙山……做梦……”仔细一看这人的五官倒是周正清俊,却被周身散发的酒气和姿态破坏殆尽。

一声男人惊恐的尖叫声撕裂了黎明前的静谧。

果然洛正卿的脸色一下子就柔和了下来,回答道:“并未受伤,只是受了点惊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