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被伤害过的人伤害已经造成,伤害别人的人也轮不到我来制裁。而且感情的伤害往往都不仅仅是一方的过错,就算是被伤害的人,那也是她对伤害的给予者有所图,不论是温暖还是其他的什么,只是他们的付出和回报并没有对等而已。

乐池吸了两口微冷的空气,走了过去,对方对他的到来到也没有觉得意外,只是对他笑了笑,就好

最近楚宁的病情稳定需要静养,只需定期服药便可。医者会每隔3日来看一次,对药的剂量酌情增减。

其他事情有阿木管家打理,所以今天的乐池不用去楚宁那边。

没有回头的乐池并没有看见秋叶那欲言又止的神情。

乐池觉得哪怕是让别人看到自己的伤口,这种行为都只会给自己加深伤痛,就像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可怜一样。

漆黑的天空被冬日的阳光刺破,今天乐池破天荒的没有去晨练。

梦里的他盗走的那些人的脸的主人,都做下了恶事。要么抛妻弃子,要么玩弄人感情导致人自、杀。

打理妥当,乐池便立刻提着秋叶准备的早点去找封煜了。

又起自己的酒量,之前有人说过自己喝酒喝醉之后都是直接睡着的,这次应该也和以往一样。

封似看了看乐池不待乐池开口便直接道:“公子在前院。”

乐池将食篮交给封似道:“那我直接过去找他,这是我带来的吃食待会一起上桌吧。”

乐池重新躺回去,看着床顶。

“公子头还痛吗?”梳完头发秋叶随手给乐池按了按太阳穴。

乐池点了点头轻轻道:“嗯。”

人心本就易变,你并不知道现在陪着你的人以后会不会又陪伴着别人。就连自己都不确定自己是否是一个长情的人,不是吗?

这个梦很短,仅仅只是一晚;又很长,因为它承载了两个人的一生。

“乐池你有计划了吗?”

怜悯的眼神只会让自己一次次想起父母躺在殡仪馆的样子,只想迫切的离开所有知道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什么的人和地方。

乐池认真回想了一下,确实没有从洛正卿那里套出哪怕一丁点有用的信息,这下更加懊恼了,白忙活一场结果什么都没有打听到。

于是秋叶回道:“是睡过去了。”只是过程很折腾。

是秋叶将自己弄回房间的吧。

乐池整理了下衣服想了想,无果:“我不是直接睡着了?”

冬天是很冷的,已经好多天没有下雪了。封煜竟然就这样看起来衣着相对比较单薄的在前院的桌边坐着看书,看着情形倒像是在等着什么。

乐池熟门熟路的来到封煜的院子。

呆坐了一会,只有乐池一个人的房间响起他清冷的声音:“1314,给我一瓶回收。”

抱着多见一面是一面,多过一天是一天的想法,乐池励志将和封煜一起用早饭变成他们的日常,毕竟指不定哪一天自己就离开了。

乐池想了一下,脑袋一片空白。

他昏头昏脑的坐在镜前看着秋叶给自己梳头,在这里这么久了自己还是不能梳好头发。

秋叶看见对自己盲目信任的自家公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或许公子并不想再提起昨晚上自己醉酒后的失态?

“不痛了,就是还有点胀。”由着秋叶按了按,乐池便站了起来,还有正事要做。

可是听的人也只是同情一下,也并没有多少人更多的去做什么。

所以沈平也是那些人中的一个?

人是可以及时抽身的,只是当事人并没有那么做,愿意去赌一赌而已。其实感情受伤的人也没有那么无辜,只是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又是身为弱势的一方就容易得到同情。

其实乐池对于追求真相并不执着,就算是了解清楚了其中的缘由,这也是自己回收的目标,而对于那些做下恶事的人,自己就算做了什么又算什么?

乐池醒来捂住心口让人窒息的空虚和疼痛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缓了一会平复下来还是觉得头胀痛不已。

不出意外应该是他盗走了沈平的脸,在代替沈平生活,而将沈平关了起来。

“公子还记得昨天喝酒之后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