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不知公子前来是?”那姑娘稍微有点疑惑。

容羽咬着牙似无法继续,气的浑身战栗。

乐池见此还有什么不明白,当然怕自己玩的太大将这容姑娘气出个好歹来。便佯做气愤的继续念着心中打好的腹稿:“沈平竟敢当真如此?我小妹竟还一心一意等他,此事绝不能如此善……”

“1314,你百分之百确定这回收只对异

那姑娘似是有所预感乐池即将问什么,定定的看着乐池抿了抿唇道:“乐公子,不妨直言。”

当然最近并没有关于沈平这方面的风言风语,沈平自己将事情做得很是隐秘。但是容羽落水被救后一直在此处,想必对外面的事情也不太清楚,乐池如此说并不是想刻意在姑娘的伤疤撒盐,但是认清现实总好过自欺欺人。

“公子救我那次,我并没有完全昏迷,有短暂的清醒过只是说不了话,所以记得你的样子。”

届时所有的弟子医者都会在那食宴上,沈平当然也不会例外。小怪物如果还要用沈平的脸在山庄走动,那势必会出席,而食宴就在明天。

乐池终究还是不忍心:“沈姑娘如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来找我。”

容羽并没有回避乐池的眼神:“乐公子的小妹与他……”

等等,什么是二人,那沈平难道本来就脚踏两条船?

乐池记得当时救了这姑娘之后见过一次,当时她状态不太好,自己也没有表明过身份。

乐池快速道:“私定终身,按说我不应该怀疑沈师兄的人品,可最近却是风言风语,此等事情关系到舍妹的姻缘,我并不敢大意,所以前来确定一番。”

冬日的光从窗户倾斜而下 ,铺了一地,而屋里一个女人正在桌边用布匹比比划划、裁裁剪剪,旁边篮子里面已经有几件小衣服已经初见雏形,屋里一片祥和。

乐池微微有点诧异:“你认得我?”

乐池清了清喉咙,毕竟即将问出口的话涉及姑娘家的隐私,也是对方的伤痛,乐池的脸皮还是没有那么厚,但却不能不问,他一字一句的道:“孩子的父亲可是沈平师兄。”

容羽说着这话,眼中的愤怒已经被平静替代。

当然这不是特别正式的,而是以食宴的形式来召开,所有人都可以对各种病人的各种问题加以探讨和商议,当然更主要的是对病患的分配问题。

乐池说完,放下带来的对安胎有很好效果的补品,便抬脚离开。

乐池很想说你不要在这个男人身上浪费时间了,天下男人千千万难道还没有属于你的那一个?

那姑娘转过头来:“乐公子。”

那容姑娘却已然看开:“我定是要将他生下来,已经无关沈平,我孤身一人在这世间,本以为得如意郎君却不想并非良人。现在我只是想有属于自己的亲人,这样仿佛才能继续活下去。”

那容羽听到此处,神情触动,死水一样的神情似突然活了一般怒气覆盖了眼眸:“虽然我有所猜测,没想到却不止我和那……二人,沈郎啊沈郎,你竟如此多情又薄情……”

确定之后,乐池便迅速来到了山庄的后厨。林中林每年病人到齐的时候,便会召集所有医者、学徒集齐议事。

“……了!”

于是乐池道:“如果姑娘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那么如果乐某猜对了,姑娘默认便可。因为此事关系到自家小妹的终身幸福,所以在下实在是不得不如此唐突。”

此时一个久违的机械声在乐池脑内响起:“声望值+100,累计声望值1350。”

“我有一事需得在姑娘这里确认一二,不知姑娘是否方便回答。”乐池想了一个损招,如果确认是沈平做下的事情,反正一件也是他,多一件也无妨吧?

100点,不知道是怎么计算的,一条生命也才100点,乐池第一次有了长路漫漫的感觉。

“容姑娘。”乐池是今日才知道这姑娘叫容羽。

说着容羽站起身,对着乐池行了一礼:“多谢公子在容羽糊涂时出手相救。”

乐池看了看容羽的声色,却不好再问。说到这里,本来觉得自己做戏也差不多了,现在却忍不住便缓和了语气对容羽道:“既如此,容姑娘作何打算,这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