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1/3)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现在又冷又困,头还昏,明明是很近的距离,乐池却觉得格外的遥远。他很怀疑自己真的能自己进去洗完澡后还能完好的出来吗?

睡梦中的乐池微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对了,昨天自己被人绑了,逃出来之后遇到了阮修,是他帮了自己。他总是帮自己。

“……还请配合……不然……担待不起……”

乐池渐渐听不清楚,又无力思考,只想着难道是来抓自己的?动静这么大?

“你怎么还会惹上这样的事情?”

阮修听见声音迅速闪身进来,就看见脸朝下趴在地上的乐池。脚旁边是他之前悄悄溜进来换的那些湿淋淋的衣服。

乐池被水汽一蒸,晕乎乎没有支撑直接往旁边倒去。实在是没法,阮修便也脱掉衣服进入了水中,将乐池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用毛巾轻轻的给乐池擦拭。



“我就在外面,有什么需要告诉我。”

水温已经和身体的温度差不多了,阮修捞起乐池,用一块大而干净的布将乐池直接裹起来,放到了床上,自己则仔细的给乐池擦拭着头发。

阮修低头看着怀里的乐池,用手里的布巾擦拭着他的脸,漫不经心的对外面的人道:“怎么,阮某如此配合,难不成这是还要进来看看我这浴桶里有没有藏人吗?”

在最后意识消失的时候,乐池在心里感叹着,还好遇到了你。

阮修看着面前晕晕乎乎的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每次意外遇到他的时候,他好像都是在受伤或者生病的状态。

阮修叹了口气,将人托起来,不顾额头微红、力气宛如鸡仔的乐池的反抗将人托起放进了浴桶。

乐池有些紧张,无力的抬手想抓住什么,阮修便用给乐池擦拭身体的手包着布巾,握住了乐池的手。

乐池强撑着精神点了点头。

乐池就这样在尴尬的氛围中昏昏沉沉的,感觉自己被放进了热水里面,周身的寒气一阵一阵的被赶出身体,温暖而舒适。

热水很快被送来,乐池听见门被打开又被关上的声音。

“你自己可以吗?”

乐池觉得自己更昏了,这次额头还很痛,方才磕到浴桶边缘了。

很快,外面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声音时远时近,然后有一个脚步声走到了屏风近前。

然后所有人都离开了房间,乐池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

外面的人似有所顾忌,犹疑了一会并没有进来。

“公子,外面来了一群官差,说要搜查贼人。”

想了想,阮修取下脖子上的绳子,给乐池戴上,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又伸手将饰物放到乐池心口的位置。

努力睁眼看着皱着眉头的阮修,乐池想说些什么,可是没有力气。

阮修直接将乐池抱起来放到屏风后的浴桶旁的椅子上,那里已经备好了干净的衣服和一大桶冒着热气的水。

感觉浑身的冷意消退。

“我在沐浴,你将门打开让他们进来。”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说话声:“这里是我家公子的房间,公子正在沐浴,里面并没有其他人。”

另一个声音在外间响起:“打扰了,我们走。”

阮修感受到乐池的动静,低头看了一眼靠着自己连眼睛都要睁不开的乐池道:“没事,有我在。”

“啊……”

乐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画舫,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乐池拍了拍脑袋。

其实乐池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让阮修帮自己脱衣服,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对劲,会觉得很不好意思。乐池将其归结为自己一个大男人着实抹不下面子让人帮忙脱衣服。

不管了,先洗再说。一个没注意,脚下踩到什么东西。

待阮修绕过屏风,乐池用手试了试温度,刚好可以立刻进去,乐池这才脱掉衣服,准备迅速的洗个战斗澡然后去被子里面躺着。

阮修的手抬起来刚触及乐池的衣服,乐池下意识抓住了阮修的手,对方便停住了动作。

乐池其实昏头昏脑的都没有听清对方在说什么,只胡乱点了点头。

然后阮修对着外面道:“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