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沈南霜:“你们这是要?”

“昨天我被人绑走了,当时也没有看到绑走我的是谁,我就逃走了,刚好又遇到了阮修……”

乐池简略的说了一下事情的大体经过。

所以:“我当时也只是怀疑,也没有证据。你又不会武,身边又没有人,又刚好是和我见面之后不见了,我就很担心会不会是他。”

秋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可能是觉得乐池丝毫构成不了威胁了,寒暄过后离明礼貌告辞离开。

沈南霜错愕之后是感动:“乐池,作为你的朋友能得到你这样的信任,我很高兴,真的……”

沈南霜后面去看那李公子,那李公子却闭门不见,就让沈南霜更怀疑了。

因有赠药之谊在,离明经常对沈南霜示好殷勤,沈南霜也不好直接拒绝。

离明眼中的防备渐渐卸下。

“你之前说的怕给我惹来麻烦就是离公子?”

震惊过后秋叶在一边喃喃道:“难怪公子你非得要独自游历,难怪突然就奔大城来……难怪这么些天一直在找人……原来是这样……”

乐池在心中暗暗给自己的聪明机智点了一个大大的赞,然后对着阮修粲然一笑。

无视掉沈南霜错愕,秋叶震惊,离明怀疑的眼神。

阮修奇迹般的看懂了乐池目光中的含义,回手温柔的抚了抚乐池的手背,将其握在手里,用行动配合了乐池。

沈南霜眼睛忽闪忽闪。

之前因为一些原因,沈南霜和温婉儿来到了大城直接住到了洛正卿家。后又因寻找一味草药结识了离明,离明当即对沈南霜一见倾心,便不肯收任何东西,直接将药草赠予了沈南霜。因沈南霜来大城本就是为了给温婉儿找那些药,便也没有拒绝。

这本不应该直接怀疑离明,但是类似的事情接连发生多次。那次游湖的地方又没有陡峭的山,那李公子武艺也不错,怎么可能突然就摔断了腿。

直到有一次沈南霜在离明的多次相邀之下,实在是不好拒绝就答应了和他一同游湖。刚好在路上又遇到一两人都认识的人李公子,那李公子对沈南霜也有倾慕之心,便一同游湖。

乐池只好道:“倒也不是,我并没有看见那人是谁,只是出门在外我总要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提前知道日后也好知道怎么应对。”

说完乐池转头对着阮修一笑,用眼神示意:麻烦就在面前,务必配合我。

你可没有怀疑错,而那离明所做的事情可远远不止这几件,乐池在心里叹了口气道:“于你无害便好,只是这人你也要小心为

可能是对昨晚乐池被绑的事情沈南霜也怀疑到了离明,这才将事情的原委说来。

离明一走,沈南霜便将乐池拉倒一旁:“你昨天怎么回事?秋叶今早便急匆匆的来找我说你昨晚一晚上没回来,是因为……”沈南霜往阮修的方向瞄了一眼,“你家那位?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南霜中途去买了个小玩意,回来的时候,离明便道李公子有事先走了。可后来没几天沈南霜便便听共同的朋友说那位李公子不甚摔断了腿,按照时间推算刚好就是游湖那天。

沈南霜思索着答道:“嗯,”然后听见乐池这问话,渐渐回过味来“你的意思是怀疑他绑的你?”

乐池听到这声池儿有一瞬间的僵硬。

那离明见沈南霜这反映,对上乐池那刮人的眼神终于正常了很多。刺骨寒风瞬间变成了冬日暖阳,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变成了正常的晴天。这变脸跟翻书一样,乐池也是自愧不如。

阮修握着乐池的手很是上道的说:“既然已经找到了他,怎么还能让池儿住客栈,我今天便是来陪他收拾东西,搬去与我同住。”

乐池并不想再在这里被围观便道:“那我们就先去收拾东西吧。”

乐池佯做镇定的伸手拉过阮修的手故作亲密的对沈南霜道:“本来之前就想介绍你们认识,可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时机。”

乐池故作不好意思笑了笑,然后用余光瞄了瞄离明。

乐池也不好说得肯定,虽然这只是个炮灰,但是自己还是个路人甲呢。现在不清楚沈南霜到底知不知道离明干的那些事,知道了的话又是到了什么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