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第(1/4)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乐池整理好自己出来,就看到有个人在院子里这里看看,那里瞅瞅,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

将剩下的东西按顺序放进锅里,调整好火候,确认没有问题了乐池这才离开。

此刻天已经大亮,秋叶还未起床,这可是太少见了。不过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让他们多睡一会也好,乐池便也没管那么多。

封似再次保证:“一旦联系上,我会第一时间交给公子的。”

乐池朝着阮修的方向大声道:“阮修~你在找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乐池并未多想,点了点头。

药膳本就需要长时间的烹制,在不同的时间放进不同的食材和药材,下入的顺序不同,对成品的口感和药效都是有影响的。

乐池走之前再次叮嘱:“一定要第一时间交到他手上啊!”

封似应下。

“老伯回来了?”乐池下意思的问,毕竟自己来之前阮修说过,这里也只有那管家一人。

和阮修用过早饭乐池便将药膳盛进小盅放进食盒,最后倒了一瓶回收在做好的药膳里头,做好一切乐池这才拎着食盒出了门。

乐池一边料理着手中的食材,一边看了看开始冒泡的锅,不由得再次庆幸大城是真的好。之前自己在林中林每次做药膳都要秋叶来帮自己掌握火候,不然就会手忙脚乱,实在是无法兼顾。直到来大城发现了这种神奇的机关,不知道是用的什么办法,只要自己将柴火点燃放进去,就能按照说明控制好火候,也是有了它乐池才终于能独自做药膳。

听到乐池这称呼,阮修眼中疑惑一闪而过,然后似乎才想起乐池在说谁,回道:“老人家年事已高,家里人都不放心他一人在这边,这次走了就不回来了。”

乐池回到房间,不甚清醒的脑袋突然一闪而过方才在月光之下,阮修耳后侧反光的景象。

乐池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转头来到庖室将食材和药材准备好。

阮修回头对乐池道:“可能没有掉在这边,一起吃饭吧,我让人买了早点。”

乐池懊恼,随即放下食盒:“那这食盒我放在这里,如果阿煜回来了记得让他及时喝下。”

封似接过药瓶,看着手中这奇异的材质和药水的颜色,点了点头。

想了想乐池还是很着急,都不知道如果中断了回收,那病会不会反弹,鳞片会不会再次扩散。乐池心念微动,借着衣裳的遮挡,佯装从怀里拿出了几瓶回收,也顾不得换药瓶了,将这几瓶回收递给了封似。

封似听见乐池这称呼顿了顿道:“公子离开的时候并未告知属下具体去向,也并未说今日会回来。”

乐池百思不得其解,为何封煜说走就走甚至都没有告诉自己,两人昨天才见了面不是吗?也是自己思虑不够周全,还

乐池换好衣裳出来,天依旧没有亮,四周格外静谧,只是不见了阮修的身影。让乐池不由得想,方才难道是自己睡迷糊了产生的幻觉吗?

乐池这才离开。

乐池很是诧异,要知道封煜可是还没有完全康复,这是会去哪里?听封似这说法,还不是一两天的样子,可是那蛇鳞也不知道消散完了没。也怪自己,封煜的记忆本就不全,他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还没有完全恢复。

“那你等我一下,我先去一趟庖室。”说着乐池小跑而去。

“还有这个,如果你家公子回来,一定要将这药给他,这些需要每日服用的,对身体大有益处。”

待到了封家,乐池才意外的发现封煜不在。

原来那不是梦,也不是幻觉,阮修是真的回来了。

回房间之后,乐池困意又泛了上来,本想着在床上小眯一会,没想到又直接睡了过去。

这场景和早上重叠。

当乐池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乐池愣了愣,想必是什么饰品反射的光线吧,然后继续之前的动作。

将药膳料理到一半的时候,天已经微微有亮起来的趋势,乐池算了算时间,剩下的只需要等到用早饭之前再一起放进去就可以了,便洗了洗手回了房。

“那阿煜什么时候回来,或者他现在在哪?左右我现在没事我给他送过去,这药膳凉了效果就没有那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