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恶人自有恶人磨 第(2/3)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如此打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轻巧落于灵毯之上,又往下方众人抛了个媚眼,身形旋转中,跳出自己最拿手的一副灵狐舞来。

看的眼前青兕大牛瞪大牛眼,一副精神受到冲击样子。

他是很好奇,江夏于他眼前吹出牛皮来,到底要怎么圆这个许诺呢?

而很快,老江就出场了。

“我牵线搭桥好吧?这灵宝乃是我家师叔心爱之物,能不能从他那里购得,就看你与他如何去说。”

又或者请来两仪微尘山的明月仙尊,以无上天雷道法,将铁山元神灭去,只留妖躯于此。

他江夏的面子应该还没大到让血杀宫为他动用这样的杀招。

这铁山...

连血都没多流一滴。

老江点了根烟在嘴角,对白夫人说:

“哎呀,要禁锢铁山那般狂徒,也要本夫人拼了命呢。今夜这事又是为你等做的,让本夫人感觉有些吃亏。”

“世人都说刘楚坠了罪渊,但本夫人早已有猜测,以小妍儿与小楚儿的关系之亲密,若是刘楚真死了,我那闺蜜怕是要发疯的。

哪有如今这么淡定,真是难以想象,有人下了罪渊居然还能活着回来。”

最后一法,来自于血杀宫秘传的那一道诛神刺,一瞬打出超过妖圣不灭体承载极限的破坏力,让妖圣之躯在自愈前,就将铁山的命数断绝。

“还在修脚换血啊。”

将铁山激发的疯血神通一瞬破去干干净净,把狂突猛进的铁山的大半个脖子也砍断开来,但兽神也在几息之后就复原。

但血杀宫秘传虽然霸道厉害,却一生之中只能用那么一次罢了,每用一次,血杀宫就要换一个宫主。



将四周血狼禁锢,提起青牛斧,铆足劲在地上转了十几圈,带起土行灵气,又引动火光成贯穿天地的烈焰风暴。

要么就请徐夫子出手,动用玄之又玄的命格杀伐术,断去铁山与世间诸般恩怨的牵连,从存在层面将铁山抹杀。

“夫人,上阵吧,帮你家大蛮牛豪取今夜之胜。”

“你就放心吧。”

八尾狐狸精怀里抱着黑色灵毯,她用甜腻腻的声音说:

“果然这帮子体修就是最好的血牛坦,硬确实够硬,这伤害和控制方面就差的太远。行了,废话不多说,按计划行事!”

嘴里如此说着话,白夫人活动身体,将手中灵毯向空中轻轻一抛,身后八只尾巴摇摆起来,长衣飘摇间,御风而上,真如那仙子登月,脚步轻盈,步步生莲。

狐狸精嘻嘻一笑,将那狐妖面具扣在脸上,她说:

然又是一息之后,那青兕大牛又满血复活,骨架之上再生出妖圣血肉,好使根本没有受过伤,起身就是一记夔牛雷吼。

居然能这么骚?

“有你这话就够了。”

他向后一挥手,看着双眼亮晶晶的白夫人,说:

而除以上四法之外,老仙尊是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能把铁山这样走到炼体极致的赖皮家伙一夜之间弄死。

“小江夏可莫要忘了你应下本夫人的事,别做那负心汉,若是提上裤子不认人,小心本夫人去找你家姐姐告你恶状。”

江老板带着一帮人从早已坍塌的万兽宗主峰下冲出来,仰头就看到青兕大牛和铁山在远处乒乒乓乓的打的热闹。

除非,他面子大到能把麟主请来,联合青兕,一力降十会的攻碎铁山的妖圣不灭体,将他摁死在这山火之中。

舞步刚一起,正在和青兕换血狂攻的铁山身形,顿时僵硬下来,本要持刀猛砍,却硬生生被扭做一个骚气下流的姿态。

这打来打去,打了个寂寞。

似乎也如他预料,那江夏小子不过是胡吹大气,今晚灭了万兽宗确实出乎蝉衣仙尊的预料,但想要灭杀铁山,估计是做不到了。

双方又回到了决死对峙的情形之下,看的老仙尊一脸无奈。

只剩下一副青玉骨架,持着青牛斧坠于火中。

好嘛。

他叹了口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