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机缘塔修炼地

    按理说,鹿小井一个炼气境,根本没资格进塔,即便有资格,也需再等上三年。

    但今时不同往日,以前宗门弟子多,进塔需排队,现在宗门衰败,门徒凋零的同时姿质也奇差,故这个规则已经不存在了。

    “塔规乃宗门老祖所定,虽说历代宗主有部分更改权限,但进塔前也要过问一下塔内神灵,看他们是否允你进塔。”

    “明白。”

    进塔前,宗主朝塔门躬身相拜,问过塔内神灵之后,缓缓开启的塔门便是他们的回答。

    程潜也想跟着进塔,却被宋年丰一把拽了回来。

    “我一共就三个徒弟,若是一次折掉两个,我这两年岂不是白忙活了!”

    “可是,师、师弟他……”

    宋年丰看向鹿小井,一副老神在在的表情。

    “小井啊,你看,你那储物袋要不要先让为师代你保管几天?你若真折在里面,师父日后也好睹物思人啊。”

    “那你就多收几个徒弟,相信用不了多久,你连我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

    鹿小井头也没回地进了塔,仿佛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大家其实对他们进塔后的情况并不抱多大希望,毕竟有小李这个前车之鉴在前,即便她曾侥幸出过一次塔,也都觉得她是沾了双木长老的光。

    就连薛世凯也这么觉得。

    …

    塔门合上的那一瞬间,鹿小井跟薛世凯的反应截然不同。

    一个摩拳擦掌,无比兴奋。

    一个表情凝重,如临大敌。

    鹿小井冷瞥了眼薛世凯,嘲讽道:“薛师兄,你该不会是腿软了吧?需要我扶你吗?”

    薛世凯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鹿小井将双手往身后一背,悠然自得地进了塔。

    薛世凯紧随其后,“李师弟离宗多日未归,应该跟你脱不了干系吧。”

    鹿小井开始装傻,“少往我头上扣帽子,离宗后,我与李师兄从未同行过,他至今未归跟我有什么关系?”

    薛世凯继续试探,“他出宗是去找你的!”

    鹿小井则继续装傻,“找我?找我做什么?”

    薛世凯没了耐心,直接拔出佩剑,“少给我装蒜!今天既然进了这塔,你就别想再活着出去了!”

    薛世凯刚起杀意,洞龛内的石兽突然动了,见状,他一改之前的盛气凌人,立刻朝四只石兽拱手行礼道。

    “弟子薛世凯见过各位……前辈,宗内有规定,非结丹境之上者不可入塔,可宗门近百年来日渐衰败,突破结丹境的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如此下去,宗门迟早危矣。

    弟子今日进塔,斗胆恳求各位前辈放宽对宗内弟子的考验要求,给我们壮大宗门的机会。”

    鹿小井微怔了下,这小子,口才挺好啊。

    四只灵兽倏地跳下洞龛,将她围了起来,又嗅又蹭的,惹的她眉头轻蹙。

    “你们干嘛,是那小子要闯塔,不是我,我坐旁边歇会儿,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对了,我跟那小子虽是同门,却无同门之谊,你们不用手下留情。”

    薛世凯有些不可置信地望向她。

    “你……”

    鹿小井屈膝靠墙,将胳膊往膝盖上一搭,颇有些看戏的样子。

    “师兄可有什么遗言啊?我出塔时,帮你带出去。”

    薛世凯还未有所反应,身体就被灵羊一角顶飞了。

    鹿小井啧啧出声,“就这点儿本领,还想闯塔?要不,你给它们磕几个头试试看?”

    薛世凯重伤倒地后,忍痛爬起身,眼中除了恐惧,还有一丝震惊。

    “它们为何会听命于你?”

    这个问题嘛,鹿小井也没有答案,总之就是,这四只灵兽似乎很喜欢她,也确实很听她的话。

    可能是……缘分使然吧!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不如,你协助我一起寻找答案吧?”

    鹿小井突然玩心大起,于是朝四只灵兽下令道。

    “……你们四个,陪他好好玩玩,下手别太重,若是玩死了,那就……玩死吧。”

    薛世凯横眉怒瞪,牙关紧咬,“玄井!”

    鹿小井朝对方勾唇一笑,一副‘想揍我啊,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四只灵兽闻令而动,你一蹄我一角的,将薛世凯好一番折辱。

    薛世凯到底还是怕死,被折辱到只剩一口气时,他求饶了。

    “我认输!我求你,留我一条命!”

    鹿小井不为所动,“留你一条命,等着找我报仇啊?”

    薛世凯最后还是没能出塔。

    鹿小井没有心软,她已被各种磨难磨成了一副铁石心肠,薛世凯若是出了塔,必定会将塔内的所见所闻告知他人,那她的处境可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