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老婆,你好甜 第(1/3)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两天后,《正道》正式开机。

风栖以为白暮舟不等自己回答就去找白息是不想要自己做他徒弟了连忙跑过去乖乖的站在白暮舟身后,等他安慰好白息后自己就说愿意。

白息穿的是一身白衣,大概是跟着白暮舟路途封闭衣角晕染了不少秽土,但胜在白息长得干净,能第一眼就被他的脸吸引从而无视到他的衣角。

“咔

在茶水铺和白暮舟初见的戏码因为前天演过有经验了,沈云开今天直接毫无压力的一条过。最后白暮舟问向风栖要不要做他徒弟的时候他的眼神变的炽热,惊讶,却又带着期望。

白暮舟转过身走到门口,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白手帕,擦了擦那人的脸,轻笑说:“师尊把他制服了,来,白息,擦擦你的脸,都脏成什么样了?”

靳月明:“这不是还没开始拍戏吗?我现在还是靳月明啊,两天后才是白暮舟呢!”

他转过身看见了风栖,才瞬间想起来了,没等自己说话,风栖就立马放开了他的衣角,然后抓着自己手指,眼睛看着别处,有些局促不安的说:“白……白……”似是不知道如何称呼,他踌躇了一小会才看向白暮舟说:“你是不是……刚刚把我忘掉了?你……你还收我为徒吗?”

白息立马推辞:“不用了师尊,我自己可以的。”

柳城书没有喊“卡”于是所有演员继续演着后面的情节。

风栖呆呆的看着白暮舟问白息有没有伤到哪里,白息瞬间眼里挂了两行清泪,指着自己脚踝哭着说道:“师尊,我脚踝疼。”

靳月明:……

白暮舟还没有等到风栖的回答后一个人头从店门外探了进来,带着江南人语调子里的温柔,他轻声说道:“师尊,那个老先生呢,抓住了吗?”

从那天蒋见风把沈云开的表演做了反面教材之后沈云开就暗自下定决心必须演好这个角色,那天晚上开始他就彻夜攻读剧本内容,为了贴近角色他左眼戴了赤红色的美瞳,把自己彻底当成了风栖。

沈云开背过身展开剧本继续背台词,只给靳月明留下来一句:“白暮舟就要有白暮舟的样子。你这样太不像话了!”

就像穷途末路看到了一束光。

白暮舟又说:“我背你吧?上山的路很险,你的脚肯定不能走,万一又受伤了怎么办?”

白暮舟一心在白息身上,早已经忘了风栖,出了店门走了好几步后才发觉有人攥着自己衣角。

白暮舟直接拍了拍自己的背,让白息趴上去。

“还疼吗?”白暮舟又轻声问。

靳月明捂着被打疼的手戏精般说道:“乖徒儿,快快玷污师尊吧?”

白息摇摇头,说:“不疼了。”

白息笑起来了,他生的很白,面相偏女相,细眉大眼,鼻尖还有一颗很漂亮的小痣,一笑起来眼底都泛起了星河,即使脸上沾了脏东西,可那只会让人怜爱。

白息推辞不过,最后还是趴了上去。

白暮舟立马蹲下身来检查他的伤口,只见白息脚踝乌黑一圈,显然是中了那妖道什么伎俩。

五岁前的风栖和老乞丐柳城书另找了小演员拍,老乞丐是隔壁剧组一个刚杀青的老戏骨来客串演的,老戏骨和小演员都有演戏的经验,两人用分镜头很快就拍完了。

靳月明:“……”终究是我一人抗下了所有。

开机后蒋见风再见到沈云开的表演被他的改变彻底颠覆了,谁能想到前两天还入不了戏反应跟不上节奏的外行演员在自己做功课入戏后能和演技大佬毫无压力的一起表演?

靳月明直到开机前也没能讨到沈云开的一个亲吻,只能晚上趁沈云开睡觉的时候上了他床悄悄搂着他的腰,时不时贪心再吻吻他的后颈。

沈云开敬业可苦了靳月明,晚上靳月明想要抱着沈云开睡,只见沈云开把剧本握成一个圆筒打掉靳月明的手,义正言辞的说道:“师尊,使不得,你乃是洁身自好之人,岂能让我玷污。”

沈云开敷衍道:“行了行了知道了。但是我现在就是风栖了,风栖和靳月明又没有关系。”

白暮舟轻咬指尖,一滴血花从指尖漫出来,他立马滴到了白息的脚踝上,然后施了咒法,顷刻间,白息的脚踝便恢复了原样。